南海仲裁後 高潮已過,戲演完了

2016715日訪問 2016718日稿 記者 Mr. J

  • 這是某媒體記者J先生於南海仲裁案712日結束發表後三天對在下的訪問。文稿於718日寄出,至今該媒體尚未處理。
  • 美國已派海軍軍令部長John Richardson上將 及國安會顧問(相當於台灣國安會秘書長)Susan Rice 前訪北京。多維725日報導“不再支持仲裁 美國南海立場大轉變”。路透社727日報導:對此案美國姿態已退卻David Brunnstrom and Matt Spetalnick ,U.S. diplomatic strategy on South China Sea appears to founder”。
  • 729日聯合報刊登路透社報導之中文翻譯“南海仲裁沒人挺, 美國硬不起來”。
  • 訪問稿超過10天並未發出,某媒體也許另有考量,目前刊登顯然有所不便。
  • 以下以個人身分呈上該稿原文,敬請賜教。

攝影: Mr. J  2016.7.15

海峽兩岸對於12日的南海仲裁案結果,至今仍群情激憤,近日出兵討公道的輿論甚囂塵上,彷彿南海一場惡戰迫在眼前,但軍事戰略專家、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卻認為,中國大陸和美國這場大戲「高潮已過,戲演完了」,整部戲的最高潮就是12日宣判當天,南海不會演變到兵戎相見,但短期內也不會馬上恢復平靜。

「菲律賓對中國」南海仲裁案,常設仲裁法院12日公布結果,認為中國大陸在9段線範圍內主張的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而南沙群島的所有海上地物,包括太平島在內均為礁岩。

林中斌是華盛頓喬治城大學政治系博士、外交學院教授,曾在李登輝及陳水扁執政時代擔任陸委會首席副主委,與當時任職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共事,2003、2004年出任「國防部」文人副部長,為兩岸及美中台軍事戰略與國際關係的專家。

林中斌首先表示,這場國際仲裁最主要是美國與菲律賓合作,仲裁團中還有菲籍的法官,結果可想而知,北京方面沒有參與,因此也不會承認其結果,但美國面對南海問題卻有著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林中斌指出,近來美國內政出現不少問題,包括黑白種族糾紛的問題、政黨癱瘓國會、總統大選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問題,前幾年美國在亞太地區都有活動,很多東南亞國家都看在眼裡,都覺得美國恐怕不行了,因此美國心裡會認為不能有任何的失落,不然在南海問題中就出局了。

林中斌分析,在這種心理下,美國歐巴馬政府會覺得必須在他任內,不能有任何的退讓,可以說對國內不是很有把握、缺乏安全感,所以對外就不能有任何失落,雖然美國在中東或國內還是一大堆問題,但對南海問題卻反其道而行,表現出非常強勢的態度,其實這是一種不是很有自信的作為。

林中斌特別提到,去年10/27美國拉森號驅逐艦經過中國大陸佔領的渚碧礁12海里領海,直接挑中共宣稱的領海,外界看起來雙方已在劍拔弩張的開戰邊緣,其實不完全如此,因為當時拉森號的雷達、火炮都處於關閉的狀態,這件事後來也被美國國防部長證實,之後美方有些船艦、飛機經過中國大陸的島礁,也是循同樣模式,雙方高層對彼此行動早有默契,都只是做樣子給國內看的。

回頭看中國大陸,內部也是一大堆問題,林中斌說,像是經濟、金融、反貪,還有馬上要舉行的十九大,都讓大家相當緊張,一句話都不敢吭,所以中方內部也有很大的壓力,不能輕易對外示弱。林中斌說,美、中雙方這種作法這不見得是要轉移國內的注意力,而是都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因為若不這樣做,國內的問題會更大,「對外強硬是為了對內表態」,兩邊主事者可以藉此幫自己加分和減壓。

因此,林中斌認為,南海仲裁案的結果雖然會讓南海形勢升高,但不至於走到打起來的地步,雙方在宣判前就已經開始各自放話,展現出強硬的態度,12日當天解放軍進入備戰狀態,習近平進駐香山指揮所,其餘6名中央政治局常委也各自進駐部隊,做的非常到位,就是為了演一場戲給大家看,但這場戲的最高潮也到此為止,所以可以說是已經演完了。

林中斌進一步指出,7月5日在華府舉辦的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大家只看到中國大陸前國務委員戴秉國的一句「仲裁結果不就是一張廢紙」,就紛紛解讀為中方硬得不得了,卻忽略了戴演講真正的重點。

戴秉國在演講後段提出四點表示:1.中美在南海沒有領土爭議,也不存在根本的戰略利益衝突,不能以此來定義中美關係;2.目前這種局面並不符合美方利益;3.中美雙方可以就增進地區國家互信,有效管控爭議,進行建設性討論;4.中美也可以就維護航行和飛越自由在全球範圍內合作,說穿了就是在滅火,傳達中、美合作的可能。

林中斌表示,從1949年毛澤東當政以後,中共從來沒有用軍事手段「解決」領土問題,只有「處理」領土問題,就像當年與印度的邊境戰爭,也只打了一個月就收兵,這是中共長年以來國家戰略的基本觀念,因此他不認為中、美會為了南海一戰,但美國尚未大選,中共也還沒經過十九大,短期之內雙方在南海仍會維持現有軍事活動,但會有默契地不致擦槍走火,雙方在國際上的叫囂也暫時不會停止。

路透廿七日以「美國在南海外交政策似乎挫敗」為題,報導美國意圖以南海仲裁案牽制中國大陸,沒想到響應的國家只有個位數,使得美國近來態度明顯軟化。

這篇從華盛頓發出的報導中說,這項十二日宣布的裁決表面上對大陸而言是一場羞辱性挫敗,但裁決宣布的兩周以來,美國意圖拉攏盟友介入南海圍堵大陸的戰略似乎告吹,仲裁也恐淪為無人理會。

美國官員今年以來不斷重申,亞太地區和歐盟等其他地區各國,有必要表明國際法庭的仲裁結果必須遵守。

今年二月,時任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的希爾萊特要求各國「口徑一致,大聲說這是國際法律」,要各造遵守仲裁。美國副國務卿布林肯四月表示,大陸如果不甩海牙裁決,恐對其聲譽造成「嚴重」損害。

主導提出這項仲裁案的菲律賓法官甚至表示,北京若不理會裁決,恐成為「罪犯」。

然而,海牙國際法庭做出完全不利北京的判決後,美國要求各國統一立場要求大陸遵守裁決,卻只有六國響應美國的呼籲,堅持這項裁決必須遵守。

這六國包括菲律賓,以及日本和澳洲。連在南海和大陸有主權爭議的多個國家,都沒有公開支持美國。

在大陸運作下,本周稍早東南亞國協外長會議聯合聲明中並未提及南海仲裁,讓大陸贏得外交大勝。

本月十五日,歐盟發表的聲明雖然提及南海仲裁,卻避免點名大陸,也沒說這項裁決應該遵守。

美國國務卿柯瑞廿七日說,東協外長公報宣揚法治,讓他相當滿意,公報中雖未提及南海仲裁,但不會減損其重要性。他還說,這項裁決有法律約束力,「不可能」不予理會。

但分析師說,由於美國無法有效的推動盟友響應,這項仲裁恐淪為廢紙。

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南海專家波林說,除非國際社會堅持這項仲裁必須遵守,仲裁才會有效。然而,「由於國際社會選擇不說話,各界共識似乎是『我們根本不在乎,我們並不要求中國遵守這些標準。』」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成斌說,美國將在十一月舉行大選,歐巴馬總統任期剩下幾個月,華府似乎不太願意在此時對大陸過度強硬,以免升高衝突,刺激大陸擴大在南海的聲索或宣布畫設新的防空識別區。

南海仲裁結果出來之前,美國不斷敦促中國尊重法律,尊重仲裁,仲裁結果出來之后美國亦第一時間表示歡迎,但近來,從撇清與仲裁的关系到表示對仲裁不持立場,美國立場发生了根本性變化。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7月25日晚在老撾万象出席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期間會見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克里歡迎中國和東盟发表有关聯合聲明,表示美方對南海仲裁結果不持立場,支持中菲恢复雙邊對話,應尽快翻過仲裁案這一頁,使南海局勢降溫。會談后,王毅亦透露他與克里談到了南海問題,克里明確表示,美國對菲律賓單方面提出仲裁案的內容不持立場,明確支持菲律賓跟中國恢复對話,通過雙邊對話協商來解決目前存在的問題。

在東盟外長會召開期間,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賴斯(Susan Rice)正在訪華。習近平25日接見了賴斯,她轉達了奧巴馬對習近平的問候,表示習近平對美中关系的看法同奧巴馬十分相近。奧巴馬始終認為,美中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关系。中國的成功符合美國的利益。在中國官方发布的通稿中,萊斯并未與習近平談及南海仲裁問題。

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25日在八一大樓會見賴斯時談了南海問題,中國官方的通稿顯示,范長龍說,中方在南海問題上的原則立場不會動搖,中國不接受、不承認所謂南海仲裁案裁決,中國人民不會屈服于任何外來壓力,中國軍隊堅決做維護國家領土主權和安全的堅強后盾。范長龍說,美方如果執意在韓部署“薩德”系統,將直接危害中國的戰略安全,加劇半島局勢緊張,嚴重冲擊中美戰略互信。范長龍說,希望兩軍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問題,為中美关系長期健康穩定发展作出貢獻。賴斯說,希望雙方能夠有效管控風險,防止誤解誤判,美方致力于发展穩定合作、富有成果的美中雙邊关系。

賴斯現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自2008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成為奧巴馬的高級智囊以來,她就一直是奧巴馬团隊的关鍵人物。2009年至2013年,賴斯任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2013年6月被任命為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以說,是奧巴馬核心圈子的人物,是總統的最親密助手之一。

在賴斯本人的敘述里,這次訪問的主題是“促進雙邊关系”并“為G20做准備”,從會后发布的官方通報及聲明來看,賴斯的訪問重點并未放在南海問題上,僅“闡述了美國在海洋問題上的立場”,這一含糊表態也引发記者質疑,白宮发言人歐內斯特(Josh Earnest)就此回應稱,賴斯與他都“希望這些內容出現在對話之中”,仍然給出的是一個留出了巨大空白的答案。

在賴斯訪華、克里會晤王毅之前,美國國務院发言人托納7月18日撇清與仲裁的关系,聲稱美國從未加入到南海仲裁隊伍中去,美國對仲裁結果沒有发揮絲毫影響力,也無意施加影響。對于中國的主張,他亦表示從未說過要中國放棄其主張。

這與南海仲裁案公布之前,美國步步緊逼的態度形成了鮮明對比,此前美國無數次高調聲稱華盛頓相信仲裁結果具有法律效力,督促各方執行仲裁結果,甚至為了能夠在南海“先发制人”,提前將包括“里根”號航母在內的大批軍艦部署到了南海周邊海域,擺出了一副隨時做好動武准備的姿態。

但到南海仲裁案出乎意料的結果公諸于世以后,美國驟然出現了抽身退步跡象,連番重申自己在南海“并非当事國”,不僅公開呼吁各方克制,還被媒體曝出防長卡特和國務卿克里通過非正式渠道,在仲裁公布后秘密告知菲律賓越南印尼保持克制的消息。

從這一脈絡來看,“降溫”似已成為美國目前處理南海問題的主調,賴斯在其訪問中對南海問題的低調處理,以及克里同天拋出的這句驚人的“尽快翻過南海仲裁這一頁”表態,都只是同一個方針的不斷延續,而在美國“大調頭”的背后,則是南海仲裁案結果擺到各國面前的尷尬局面——與大部分國家此前設想并不相符,仲裁庭得出的“南海無一是島”的驚人結論已經讓任何國家都失去了要求其他國家履行仲裁結果的立場,因為事實上這一結論無法為周邊任何一個当事國家所接受。

與美國的降溫行動同時,東盟乃至原告菲律賓自己都在試圖淡化和弱化南海仲裁結果,亦是同一個困局的側面反映,仲裁案最終被證明其實是各國在南海上演的一出作繭自縛式的鬧劇,而“尽快翻過這一頁”也因此成了始作俑者們的共同訴求。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