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斌 心靈:民主的救藥

《聯合報》2014417A17

Accessed Jan 21 , 2019

美國政府關門已28天,超過之前紀錄20天已一周多。何時恢復?遙遙無期。
今天重讀五年前所發表的拙見,頗有所感。
在此貼上敬請賜教。
林中斌 2019.1.17

《名人堂》心靈:民主的救藥

2014-04-17/聯合報/A17/民意論壇】
聯合知識庫-全文報紙資料庫

連結點此

49948975_2263519593679444_2086451535658614784_o.jpg

 

【林中斌】
民主一度是全世界夢寐以求的制度。人民安逸、社會自由、政府能幹、國家強盛,廿世紀的美國曾被認為是人間天堂。

今日美國,貧富極端化遠超過世界平均曲線,每天八個兒童死於槍枝暴力。但限制財富集中,或立法管制槍枝,政府無能為力。因為政黨惡鬥,政策癱瘓。

兩黨相互制衡,以防政策偏頗,是開國元勳精心設計的制度,而今導致兩黨僵持不下,政府寸步難行。

為何之前兩百年兩黨制衡運作良好,而今反成障礙?

「制衡制君子不制小人。」這是我曾教過的高材生林怡舟所答。

為何以前兩黨多君子,而今不然?

「榮譽感沒有了。」他答。

為何榮譽感以前有,現在沒有了?

美國不是有最好的民主制度,以及制度培養出的公民素質、法治社會嗎?難道都不管用了嗎?

顯然,之前美國民主運作良好的根源不是制度。

美國民主制度若沒有開國元勳高風亮節的精神充沛其中,只是空殼子,撐不起來。

華盛頓戰勝英軍,解散軍隊,拒稱帝,總統不多連任。第二任總統亞當斯和繼任者傑佛遜,皆為以國為重的君子,因政見不同成政敵,但卸任後恢復友誼。

這些高貴的精神後來為何流失了?

物質淹沒了心靈。

過去兩百年,科學快速發展,物質文明突飛猛進,影響社會價值。學術界,七年代達顛峰的「行為主義」便是典型。它重視外在行為和物質,蔑視內在心靈和道德。優點是追求客觀排斥主觀,提倡「價值中立」(value free),但演變到極端成為沒有對錯(value relativism)。教授甚至嘲笑探索道德是非的學生。廿世紀中期之後,政治學重視講權力的現實主義,嘲笑講理念的理想主義。其實歷史上成功的領袖無不兼顧現實與理想。

許多人認為:榮譽、道德是空的,是心中自我欺騙的幻影。實在的是金錢、權力、地位。

其實,物質和心靈應該並重。在今日的美國,甚至世界,物質掛帥。以前的美國,兩黨領袖為了國家整體利益,會妥協合作。廿多年前,共和黨總統雷根和民主黨眾院領袖歐尼爾就是範例。卅年前,大企業老闆,守護社會風氣,至少不好意思公開貪婪。這些行為今日難見。心靈物質失衡,道德淪亡,才是民主失序的根本病因。

一九九一年底,前蘇聯崩解,共產主義實驗七十多年後失敗了。曾經在六九年預言此結局的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教授接受訪問:「您過去預言實現了。您對將來的預言是什麼?」他曾主持卡特總統的國安會,任教哈佛及哥倫比亞大學,兼具學理背景和實務經驗。

「心靈主義將復興(the renaissance of spiritualism)。」他的回答令我吃驚。

他不是教宗,也不是達賴。他是國際關係學門,以現實主義訓練出來的學者和官員。現實主義講具體的「權力和利益」,卑視空泛的「理想和道德」。

他解釋:「因為共產主義的基礎是物質主義(唯物辯證法),它否定心靈的存在,說宗教是群眾的鴉片。它已經失敗了。而我們美國的資本主義何嘗不立足於物質主義?賺錢賺錢!其弊病已浮現。將來人類要尋找補救之路。」

透過長期教育的耕耘,恢復人類心靈和物質的平衡,將是未來的希望。近來嚴謹的科學證實心靈的存在,是有力的助因。一一年九月,首款腦波電視問世,一三年六月念力遙控飛機成功,都是事實。

(作者為前華府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講座教授,曾任國防部副部長)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