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習會的潛因

★這篇花了10(4/14/10)才定稿。第11天刊出。

★資料太多,如何篩選?

要寫的淺見不少,如何取捨?

有價值也有爭議的訊息,如何處理?

★是學習的機會。

原來不知道金正恩啟動朝鮮經濟改革備受元老阻礙,必須秘密推動。

原來不知道金正恩經改斐然有成,倫敦經濟學人看好朝鮮將成亞洲最快成長的經濟體。

 

敬請賜正。

林中斌 2018.4.11

金習會的潛因

林中斌

名人堂稿件

日期:20180401/5/10 本文字數:1100 目標字數:1100

 

金正恩再度震撼全球。

之前,他頻繁試爆核彈,成功試射可轟美國本土的洲際飛彈。他曾罵中國 “千年宿敵”(今年一月底)及 “妨礙統一的無恥國家”。三月廿七日,他竟然笑容滿面在北京握住習近平的手宣布支持「朝鮮半島無核化」。

頓時,朝鮮上空的核戰烏雲豁然散去。同時,專家們迅速修正北京被兩韓二月以來熱絡互動邊緣化的看法。

金習會雖意外,其來也有自。

●金炫核武以救經濟:陪伴金成長的御廚藤本健二回憶:幼年的金同情窮苦國民,主張向中國學習改革開放提升經濟。一三年四月脫北者張振成在《紐約時報》透露:北韓農村改革已有成,地下經濟蓬勃。同年五月,南韓國民大學俄籍教授Andrei Lankov出書The Real North Korea說金氏王朝雖獨裁卻極端理性,長於製造危機以獲取外交讓步和經濟利益。一六年四月, 藤本又見金氏,轉述他坦言無意發動戰爭,但美國對他粗暴,他才不斷發射飛彈想證實北韓不是好欺負的。核武是金保障朝鮮生存和提升經濟的籌碼。

●北京轉挺兩韓統一:之前態度模糊的北京在習上台後開始轉變。考量可能有三:兩韓統一將削弱美國駐軍東北亞的正當性。因為一九五○年六月北韓侵入南韓引發美軍介入以至於今。一四年底在首爾,中國國防大學鹿音上校表示,中國希望看到兩韓統一,「這符合中國的利益…可避免來自外部(指美國?)的威脅。」此外,北京支持兩韓統一可免除與它主張兩岸統一之矛盾。再者,統一韓國更依重中國,因經濟將被北韓拖累十年(兩德統一經驗)。有別於美國,北京挺半島統一,有利它斡旋兩韓。

●中朝密洽半島非核:表面上,雙方關係緊繃,其實不全然。去年十一月十九日金氏甚至拒見習近平特使宋濤。但金氏在金習會前數月已開始鋪陳見習的條件。核爆共六次的朝鮮在去年九月三日後嘎然而止。金氏去年密集試射飛彈十六次,二月至八月每月一至三次,而中共舉行十九的十月前後,他停止飛彈試射三個月整,直至十一月廿八日再射一次後也全停。金習會前,他已「禁核」近四個月。去年九月十一日,北京在國際壓力下參與聯合國制裁朝鮮的決議,但設法減輕懲罰力度。之後,北京極可能啟動自己軟硬兩手的制金措施,一方面保證捍衛朝鮮主權領土的完整、促進其經貿發展、二方面要求朝鮮不必立即放棄核武但要保持克制,否則將針對朝鮮領導及相關家族成員實施懲罰應對措施(有爭議但符合北京思維的外洩密件)。中朝雙方在今年二月前應已獲共識:朝鮮克制核武發展,北京支持兩韓統一。

 

合理的推測是:

●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南韓總統文在寅訪華見習近平時談及他與朝鮮互動之意願。文不說習也會問,因為文祖籍朝鮮,他政治導師盧武鉉致力與朝鮮和解。習應告文,中國支持兩韓統一。

●今年二月平昌冬季奧運,兩韓友好互動。全球反應熱烈,而北京出奇安靜。因為南北韓已各自私下照會中國。

 

作者為前華府喬治大學外交學院講座教授,曾任國防部副部長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正恩要求見習近平

 

-- 金習會是金採取主動的。這與金自2017.9.3金正日最後一次核爆後便努力以自我克制的行為鋪陳見習之條件是一致的。
-- 金正恩26日在北京對習近平致答詞:"...欣然接收朝方訪華建議..."(請見所貼的剪報)
--
之前主流看法:"北京在南北韓二月熱烈互動後被邊緣化,於是主動邀金訪中"是誤判。
-- 以下剪報來自 江迅,"美朝峰會北京角色"亞洲週刊 2018.4.1522

林中斌 2018.4.12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九大後習近平對台:軟手為攻,硬手為守,意在「改變台灣民意」

林中斌口述 辜樹仁整理 March 30, 2018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70/article/6740

accessed March 30, 2018

這是三月初向天下雜誌口述的淺見,並經天下資深研究員辜樹仁先生潤色後的文字。敬請賜教。

林中斌 2018.4.1

談到中共對台工作,「兩手策略」是自2004年胡錦濤時期至今日習近平主政不變的方式。2005130日《自由時報》登載在下所說:北京對台「對官方更硬、對民間更軟」。之後,「軟的更軟,硬的更硬」說法開始流行。

2008年馬英九就任台灣總統,北京兩手策略調為「軟多於硬」。2016年蔡英文就任總統,北京停止與台北官方互動,其兩手策略轉為「硬多於軟」。去年10月十九大後,北京兩手策略一度是軟硬同時加強,但是今年春年節前修改為「軟手為主,硬手為輔」。這方式挾帶北京原有思維「軟手促統,硬手防獨」,將成為此後北京對台策略的特色:「軟手為攻,硬手為守」。

時至今日,北京考量的是硬手效用已經飽和,再多反而適得其反;而軟手效用開始在台灣民調中浮現,方興未艾,大有可為。未來,硬的一手不會消失,但成為底線;而軟的一手力度會提昇,方式多樣化,手腕更靈活。軟手可以在阻力最小的方式下達到北京統一的目的,而硬手不能。大約在2006年後,北京已意識到「買台灣比打台灣便宜」。習近平所瞄準最後目標應該是:「心靈契合」式兩岸的整合。

多樣化的軟手策略

軟手多樣化到什麼程度?舉例來說,一位導遊朋友今年2月告訴我,從去年12月開始,在台北、宜蘭與桃園都出現穿著制服的中國大陸小學生團隊。他們來台灣不僅觀光,也和台灣的小學生交流。

如果對岸計畫性地送小學生來交流,那就有趣了。他們推動兩岸學生交流,已經從大學生做到中學生,又再向下擴展到小學生。如果來台交流的是小學五年級的兒童,到了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百年,他們就是40歲出頭的中壯年,有可能是政府,或是其他領域的中階領導幹部。他們的「老朋友」在台灣也漸露頭角。北京在兩岸工作上,想得何其長遠!

 

其他的軟手段,台灣的媒體都有報導。例如吸引台灣年輕學者到中國大陸的大學任教。去年10月,福建省就傳出計畫在3年內引進1,000名台灣的大學教師到福建任教。12月,還宣稱要提供首次登陸到福建的台灣人每人3,000人民幣補貼,到福建的台灣創業團隊則提供百萬人民幣獎勵金。

 

再早些,還有中國國務院在2015年宣布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計畫,成立400億人民幣規模的國家級創業基金,以及在各省市設立青創基地,其中一部份是要吸引740萬台灣年輕人到中國大陸創業。2016年底,已有入駐台資1,200家,6,000台灣青年在當地就業。

 

這計畫,很可能是在2014年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後,北京檢討對台工作之後做出的決定。

 

另外還有開放台灣人出任中國大陸的公職。將來可能會在已開放12個省市台灣居民可在大專院校和公立醫院等事業單位就業的基礎上,全面開放31個省市。

 

十九大時,習近平宣佈要提供台灣人「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和「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到了228日,國台辦就宣佈了「31項惠台措施」,提供赴大陸工作投資的台灣人在31個領域中的發展機會和同等待遇。

這些都是北京對台工作中軟的那一手。在十九大以後,快速推出。

台灣民意已經出現改變徵兆

那麼,北京對台「軟手為主」的目的何在?很清楚,就是要改變台灣的基本盤:民意。因為台灣是民主政體,若民意改變不斷擴大,政府目前保守的兩岸政策不調整也很難。若人民選擇赴對岸就業求學,政府若禁止也不易。

 

近來台灣內部的民調顯示:我們長期對兩岸關係的民意趨勢,已經開始逆轉,雖然尚未到達臨界點,但是不容忽視。

 

在《天下雜誌》今年12日公佈的國情調查中,回答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雖然仍遠高於其他身份認同,但卻創2014年以來的新低,從59.4%下降到56.4%。回答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比例,從2015年的28.2%上升到今年的34.1%,同樣是2014年以來的新高。

 

在統獨傾向方面,回答「在一定條件下統一」的比例,創近10年來新高,達到13.8%,比前一年增加5.6%。回答「台灣獨立,但與大陸維持和平關係」及「不管如何台灣盡快獨立」,則從上一次調查的37.2%降到32%。

 

去年1120日《聯合報》的民調結果類似。主張「永遠維持現狀」的比例,從47%上升到49%,仍是主流。但主張急獨和緩獨的比例,卻從去年31%大幅下降到24%,創2010年以來最低。緩統和急統比例,則從去年17%,上升到20%。

 

《遠見雜誌》今年212日發表的民調結果顯示,贊成獨立的比例創10年新低,支持統一的比例,則是10年新高。

 

還有一些更發人深省的民調,是由前民進黨官員游盈隆博士成立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做的。去年1231日,他公佈的領導人「感情溫度計」民調(請問您對他/她有無好感?)結果顯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分數51.5%,竟然比自家總統蔡英文的46.9%高近5個百分點。

 

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做其他的民調,在綠營中也引起震撼。去年814日公布的民調顯示,台灣人認同和20165月調查比較,下降了8.8個百分點到72%,中國人認同上升2.5個百分點,雙重認同也上升了4.5個百分點。今年319日公布民調結果顯示: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從2016年的51.2%,一路下滑到20183月的38.3%,減少了12.9個百分點。

 

另外一項未獲廣泛注意的改變是,過去親綠的媒體或學者,常批評他們眼中的統媒民調,認為有偏見。但對近數月的民調,他們沒批評,反而重視且憂心。這是嶄新的現象。這裡舉兩個例子:

 

《自由時報》20171122日社論中,有幾句話是該報前所未有的論調。例如「……本國的民主自由人權,無助於企業對外開拓……」,不同於過去認為民主自由戰勝一切的看法。此外,「令人遺憾是,當台灣人民以融入普世價值為榮之際,先進國家卻已琵琶別抱中國的市場與工廠……」。最後一段,「……本土政權執政,台灣人認同反顯衰退……」。

 

《自由時報》去年116日,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李中志的投書,比較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去年的獨立運動和台灣面臨的困境,有幾句話值得咀嚼。例如,「……台灣的國族論述已漸漸被維持現狀的『政治正確』與『兩岸一家親』的鹹濕口水淹沒……可能讓我們對台灣人的認同其實尚未鞏固的事實,失去警覺……純粹的台灣人認同自2014年達到高點以來,3年之間已經掉了4個百分點,而雙重認同則增加了4個百分點,這不是警訊嗎?」顯示綠營菁英已經正視最近民意的變化。

 

還有最後一句,「加獨不只是一齣鬧劇,它還是一面鏡子,如果漸漸地多數的台灣人希望成為中國的自治區,那麼也只能這樣了。」這是以前在《自由時報》從沒看過的論調。

 

我們正在看到一個台灣人民對兩岸看法快速演變的學習曲線,台灣民意正在朝向現實方向演變。我曾說過,台灣內部因為學習曲線還未走完,所以很難形成內部共識。現在出現變化了。

 

這個變化趨勢,北京可能早就掌握。

 

中國大陸一所成立於1980年初期的台灣研究機構,我曾經問它的創辦人:「您如何對每次台灣總統選舉結果都掌握如此精準?」他告訴我,他們在台灣廣結善緣,而且長期隔海峽打電話用閩南語和國語對台灣做民調。習近平上台兩年後,就開始零星的試點推出對台灣軟手策略,效果如何?北京應透過這台灣研究機構早已掌握到。

 

過去半年,台灣自己民調公佈兩岸指標的逆轉,進一步讓北京驗證他們之前探試性的小規模軟手策略是有效的。料想中,他們在十九大之前應已著手規劃大規模、全方位、多樣化的軟手策略。雖然今年2月才推出「31項惠台措施」,其內部決策和規劃早應已開始,而於十九大之後全力推動。

 

北京目前對台兩手策略的特徵為何?

軟手措施完全操之在北京,其目的在「促統」。其作法擺脫了胡錦濤時代透過台灣官員施惠給台灣果農、漁民等對象的作法,也免除了養肥兩岸「買辦」人士而台灣人民無感的弊病。吸引交往台灣未來主人翁(青少年兒童),並爭取他們的認同;禮遇在台灣受挫的族群,如軍公教人員等;優惠台灣高科技創業青年;僑外辦積極協助海外遇險遭難的台灣人民;主動以海上力量支援受他國驅趕的台灣漁船。

 

硬手措施以無言的行動施壓台灣,避免誇張式恫嚇,北京甚至可否認施壓意圖,讓台灣「啞子吃黃蓮」般的感受追求獨立的困難。其「防獨」目的是舊的,但做法是新的。例如:

 

.軍機軍艦繞台,北京說是例行性演練,不針對任何一方。

 

.去年6月北京與巴拿馬建交,北京可說是被動接受巴國等待已久的請求。

 

.北京官員儀式性的反獨申明,是延續多年的例行性操作。

 

.杯葛台灣國際場合活動空間,和限縮台灣與非邦交國交往的措施,自2016年蔡總統就任後已明顯加強,但不是十九大後新的做法。前者有2017後封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後者包括最近客委會到模里西斯舉辦美食展遭打壓,中華民國駐巴布亞紐幾內亞商務代表團被迫改名、外交車牌被收回。

 

.針對性攻台軍事演習雖然曾於20157月遠離台海,在內陸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但蔡總統就任後此類演習未曾舉行。

 

北京對台策略在十九大後一度軟硬同時加強。但到了今年農曆春節前,硬的一手在媒體上轉為低調。軍機軍艦繞台,並未停止,但解放軍發言人不提。

 

中南海應已經曉得,硬手效用已達飽和,其邊際效用開始遞減,而且施壓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沒用。

 

中南海高層感激蔡英文?重批獨,少批蔡

何以見得?

 

2016321日蔡英文就任總統前,有立委透露,國安單位研判北京對台灣將是「重批獨,少批蔡」。從2016年到現在,北京應已了解,蔡英文並非自草根基層崛起的本土政治人物,她在派系林立的民進黨裡不能夠一言九鼎。她在兩岸關係上謀求穩定的言行,已經是她的最大的政治極限。超過極限等於政治自殺。北京應該已感受到蔡英文的確沒有給他們製造麻煩。

 

2017106日,澳門的《新華澳報》兩岸問題資深記者林昶在評論中寫道,「……就在蔡英文上台後的這段時間內,習近平要面對的困難不少,包括內部的軍改、打貪,應對幾隻能量極大的大老虎;對外的南海仲裁、釣魚島、朝核等問題。蔡英文實行『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沒有給對岸增添麻煩,使得北京高層可以中精力處理各種問題……直到現在,包括習近平在內的高層,尚未有直接點名批評蔡英文……」林昶曾私下對我說,習近平對蔡英文,「甚至是感激的」。

 

所謂沒添麻煩,包括了20172月,美國國防部長表示釣魚台適用《美日安保條約》,17日當時外交部長李大維公開說,「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領土。」這是重視台灣和日本關係的民進黨政府從未表達過的立場。322日,前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根據大法官會議解釋:「兩岸協議非國際協定。」原屬國民黨政府的李大維和張小月都是蔡英文力排眾議任命的閣員,他們敏感性的發言不可能沒有蔡授權。

 

325日,台日斷交後最高層日本官員總務副大臣赤間二郎(相當於台灣內政部副部長)訪台,但蔡英文迴避接見。對於是否允許達賴喇嘛訪台,總統府也很低調。這些點點滴滴的事例,就是林昶所說的蔡英文「不挑釁、不刺激、零意外」。

 

當然,中南海之下,國台辦、某些涉台學者、退休將領,有時會論調強硬。但這些論調不代表中南海高層的長遠戰略思維,而是作為戰術上遏抑台獨與內部宣傳的作用。

 

北京目前的企圖已很明顯,就是耕耘民主台灣的基本盤:用軟的一手,改變台灣的民意。在台灣這邊,從蔡英文今年春節後調整外交、國安與兩岸人事佈局也可看出,兩岸政策應該會轉向務實。

 

蔡政府調整國安兩岸人事 政策更趨務實?

最重要的是陳明通教授接任陸委會主委。陳水扁執政前,他已去過中國大陸30多次,和對岸涉台學者來往頻繁。我們20002004年在陸委會共事。他曾私下對我表示:未來兩岸最終整合的趨勢很難阻擋。他沒說的是:台灣應該在此大勢之下,爭取最好的地位與安排。

 

另外,外交經驗豐富的李大維調任國安會秘書長,比之前外交部長任內更接近蔡英文總統,讓她更能掌握國際局勢。國際新局勢是什麼?淺見是,整個東亞的權力重心正在向北京轉移。原因是川普總統強調「美國優先」,其實是美國國內優先,盟友如日本已感到要未雨綢繆了。這對中國大陸有利。

 

最明顯的就是美國盟友菲律賓和2011年歐巴馬總統訪問後親美的緬甸,現在都明顯倒向北京。過去幾年在南海爭議上批評過北京的新加坡,20179月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後,又回到了和過去一樣在中美之間維持平衡的地位。南韓新總統上任後,積極和北京改善關係,修補美軍部署薩德飛彈後的緊張關係。

 

甚至,最挺美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原來杯葛「一帶一路」,也在去年6月後改口表示,日本可以對「一帶一路」戰略有所貢獻。在南亞,印度總理莫迪去年8月下令在中印邊境與中國部隊對峙的駐軍往後撤,隨後以鴿派女性內政部長接替撤換鷹派國防部長,還指示邊防部隊官兵要學會5060句中文。新國防部長在去年108日甚至親自到中印邊境向解放軍合什祝福。

 

這些東亞權力重心轉移的跡象,蔡英文身邊關注國際局勢的專人,應已向她匯報。從1999年李登輝時代規劃「兩國論」的國安會諮詢委員蔡英文,到現在身為總統的近廿年間,我相信她的國際、兩岸、戰略的視野已大為不同。

 

蔡總統應會同意陳明通主委的認知,就是要在不可抗拒的大趨勢下,給台灣謀求最好的地位與待遇,儘管這些想法都不方便公開講。

 

如果這個假設是正確的,兩岸關係的未來,並不悲觀。甚至如果蔡英文成功連任總統,蔡習會很有可能會發生。

 

台灣更該注意北京的「超軍事手段」 而不是軍事威脅

最後我想強調的是,我們關注兩岸趨勢,切勿忽略北京的「超軍事手段」,也就是前面所說的各種意在改變台灣民意的軟手策略。如果我們只注意北京軍機、軍艦繞台等心理威脅,對台灣長遠的安全幸福沒太大幫助。因為北京沒必要採取代價極高的下策用軍事奪取台灣。它有豐富資源支持經濟、文化、外交等「超軍事手段」達到「不戰統台」的目的。此外,國際趨勢也對北京有利。

 

我們應該多花時間思考如何因應對北京來勢洶洶、而且操之在他的軟手策略。否則,我政府在民主制度下,將如何避免與民意相左,而落於被動?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two sides of the mountain

Economist p.39-40 December 23, 2017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732851-maldives-nepal-and-sri-lanka-are-no-longer-meek-they-used-be-india-faces-growing

China has expanded its influence in India’s neighbors including Sri Lanka, Nepal, Maldives and Bhutan in recent years with economic and diplomatic (extra-military) instrument.

This fits the pattern I have characterized since 2004; “dominating East Asia/Eurasia without war”.

北京近年來加強與印度鄰居的關係,包掛斯里蘭卡、尼泊爾、馬爾地夫和不丹。所用的都是超軍事工具

這趨勢正是在下自從2004年起便描寫的北京大戰略:「不戰而主東亞」(現在甚至可稱「不戰而主歐亞」)

China is competing fiercely with India for influence in the subcontinent

 

EARLIER in December Wang Yi,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er, said his country "disapproves" of spheres of influence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He was speaking in Delhi, India's capital, a fact that underscored a point China is making increasingly clear by other, less diplomatic means: the thing it really disapproves of is India maintaining a sphere of influence.

 

Separated from the rest of Asia by the world's biggest mountains, India is the elephant on its own subcontinent. Leaving aside perennially hostile Pakistan, it has effortlessly dominated smaller neighbours much in the way that America does in the Caribbean: they may grumble and resent their sometimes clumsy big brother, but they have learned to stay out of its way. Lately, however, China's increasingly bold advances are challenging India's sway.

 

Consider the past few weeks. On December 9th Sri Lanka granted a 99-year lease of a strategic port on its southern coast to a company controll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same week an alliance of two communist parties swept parliamentary polls in Nepal; they had campaigned for closer ties with China and more distant ones with India. At the end of November, after a hasty "emergency" session of parliament with no opposition members present, the Maldives became the second South Asian country after Pakistan to ratify a free-trade agreement with China. The low-lying archipelago in the Indian Ocean, which sits beside trade routes along which an estimated 60,000 ships pass every year, has also leased an island to one Chinese firm and awarded big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to others.

 

India has faced challenges in its traditional sphere before, says Tanvi Madan of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an American think-tank. What is different is the scale and speed of China's incursion. Until 2011, for instance, China did not even have an embassy in the Maldivian capital, Male. But after a state visit to the island republic by Xi Jinping, China's president, in 2014--the first by a Chinese leader--military, diplomatic and economic ties have strengthened rapidly. China now holds some 75% of the Maldives' debt, reckons Mohamed Nasheed, an exiled former president.

 

Atoll costs

 

Following the Maldives' sudden free-trade deal with China, India's foreign ministry could only drily intone, "It is our expectation that as a close and friendly neighbour, [the] Maldives will be sensitive to our concerns, in keeping with its 'India First' policy." Rather than reaffirm its commitment to upholding Indian interests, however, the Maldivian government abruptly suspended three local councillors for the sin of meeting with the Indian ambassador without seeking prior permission. In the past the Maldives, with its 400,000 people, would not have dared snub its neighbour of 1.3bn so blatantly. The affront is all the more glaring given that a muscular foreign policy is one of the electoral planks of India's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whose party just won a hard-fought election in his home state of Gujarat.

 

In Nepal, too, the Chinese dragon has advanced swiftly. As long ago as the 1950s its rulers had reached out to China in a bid to counterbalance India, which controlled nearly all access to the landlocked kingdom--as it was then--and was pressing the royal family to allow some democracy. "But all it took to manage Nepal then was a few boxes of whisky," says Constantino Xavier of the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another think-tank.

 

Decades later, when Nepal's king again made overtures to China, India mounted an 18-month economic blockade that ultimately persuaded him not only to shun his northern neighbour but also to allow multiparty elections. When Nepalese Maoists, briefly in government in 2008 following a ten-year civil war, went to China seeking aid, they came away empty-handed. "They were told a mountain has two sides; know which one you are on," says Mr Xavier. In other words, Nepal should recognise Indian dominance.

 

Nepal, now a republic, issued a new constitution in 2015. India saw it as unfair to lowland regions that lie along its border, and so again showed its muscle. But rather than crumple in the face of a new blockade (which was imposed by Nepalese protesters but tacitly backed by India, which still controls nearly all road access), Nepal's wobbly government held its ground. To assert its independence it signed several deals with China. In the just-completed elections this policy paid off handsomely for Nepal's communists, who were able to promise giant Chinese investments in hydropower, roads and the country's first railway. This will run not downhill from Kathmandu, the Nepalese capital, to India, but over the mountains to China.

 

Nepal's ties to India remain extremely strong. Millions of Nepalese work there; it is Nepal's biggest trading partner; and the two countries' armies have historically been tightly bound. But whereas India has counted on this legacy to sustain its influence, China has busied itself with funding scholarships, think-tanks and junkets to China for Nepalese journalists and academics. Back in the 1960s, a Nepalese delegation met Mao Zedong, recalls Mr Xavier. "He told them that only in 50 years, when a train reached from Tibet to Kathmandu, could China match India's influence."

 

India has met China's push with consternation, and the occasional pushback. Quite literally so: over the summer Indian troops crossed onto territory claimed by another small country in India's orbit, Bhutan, to block a road-building incursion by Chinese forces. The intervention did stop China, but has tested India's relations with a country that relies heavily on Indian aid and is such a close ally that it has yet to establish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its only other neighbour, China. This may have been the intention. China has long been quietly offering to resolve its border disputes with Bhutan through an exchange of territory. India has blocked the idea, for fear that it would strengthen China at a point of military vulnerability for India.

 

In that particular contest India may be a match for China, in determination if not in strength. India's foreign-policy establishment is well aware of its other weaknesses in relation to its northern neighbour and has worked hard to address them. It used to rely on the sheer immensity and harshness of the Himalayas to act as a barrier, and deliberately built no roads that a Chinese invader might use. That has changed: India is furiously struggling to catch up with China's burgeoning and impressive border infrastructure.

 

But retaining an Indian "sphere of influence" remains a tricky task. Aside from the fact that India's economy is only a fifth of China's in size, and that its messy democracy makes policymaking slow and cumbersome, India suffers important institutional constraints. Its entire corps of diplomats amounts to just 770 professionals, compared, for example, with America's 13,500 foreign-service officers. Indian aid to its neighbours has suffered from poor delivery through inefficient public-sector companies. And until recently India has shied away from working with other countries that are equally concerned by China's expansionism. All of this is changing, however. The Indian elephant may be slow to learn, but it is hard to budge.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哈努克港市是第二個澳門

亞洲週刊 梁東屏 December 31, 2017

http://www.yzzk.com/cfm/blogger3.cfm?id=1513741210284&author=%E6%A2%81%E6%9D%B1%E5%B1%8F

 

This is another gain of China’s extra-military strategy

這是北京超軍事手段的另一項收穫

西哈努克港市是第二個澳門

20171230日 第3152

中國承諾在柬埔寨投資七十億美元,並大舉開發第二大城市西哈努克港市,要將之建設成「第二個澳門」。中國在柬投資額是美國的三十倍。

 

西哈努克港市:中國發揮巨大影響力

 

在柬埔寨總理洪森的示意下,該國最高法院十一月解散了力量最強大的反對黨「救國黨」。這個舉動引起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一片撻伐,美國及歐盟都揚言可能對柬埔寨進行制裁,美國也已經發布對柬國高層人員的旅行禁令。只不過柬國並不以為意,洪森甚至高調揚言歡迎美國制裁,因為「美國的援助只是在幫助反對人士進行叛國」,而且「我們有中國的援助,根本就不需要美國」。

 

洪森講的並非氣話,因為他說過那些話之後就去中國訪問了,結果獲得中方七十億美元的投資承諾,為柬埔寨興建高速公路、首都金邊市近郊的衛星城市以及多項教育、娛樂、金融計劃。

 

中國對柬埔寨的投資,具體展現在該國第二大城西哈努克港市。這個曾經一度破敗的城市現在已經開始翻身,迅速發展成為柬埔寨的新經濟中心,甚至於被稱做有望發展成「第二個澳門」。有不少前往投資的中國人都表示西哈努克市就像二十年前的中國,有龐大的商機。

 

西哈努克市是柬國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從叢林開發建成,以前任國王西哈努克為名,是柬埔寨第一大港口城市,擁有全國唯一的深水港。西哈努克市曾是柬埔寨精英階層的遊憩樂園,但在紅高棉大屠殺以及七十與八十年代的衝突爆發後逐漸沒落,之後更因為價廉而成為西方背包客青睞的旅遊目的地。

 

然而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發展商以西哈努克是一帶一路沿線「第一個停靠港」為賣點,當地政府也積極吸引中國投資者而突飛猛進。

 

西哈努克省長永明(Yun Min)曾任軍區司令員,也是洪森的親信,他多次訪問中國,邀請中國投資者前往,並承諾為他們提供保護。他告訴路透社:「我們希望有更多中國人來這裏,我估計西哈努克市的房地產有一半都被中國人租去了,這使得我們大有獲利。」

 

如今,這個人口約二十五萬的城市居住著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市內隨處可見以中文書寫的標誌,當地超級市場也出售大量中國製造的貨品,柬國當地的貨品可能只剩啤酒及瓶裝水了。而且,未來應該還會有更多中國人湧入。

 

從前十分寧靜的獨立海灘,僅僅幾個月內就出現了許多水泥大樓,很多都是賭場、酒店及高級公寓。該市新的藍灣公寓項目負責人形容,西哈努克是「第二個澳門」。這項耗資兩億美元的公寓項目樓高三十八層,至少有七百個單位,當中約百分之二十已售出,售價從十二萬五千美元至五十萬美元不等。

 

當地還不斷有新的高樓大廈建成,未來還將出現更多賭場、酒店以及數以千計的住宅單位。西哈努克國際機場也將擴建,目前百分之七十的國際航線都飛往中國。中國也計劃建造一條從西哈努克至金邊的四線道高速公路,當地鐵路也將在一帶一路計劃下獲得改善。

 

從西哈努克港驅車,很快就能來到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這裏現有的一百一十家企業中有百分之九十是中資企業,它們都享有進出口免稅及公司稅假期優惠。

 

美國學者索法爾.埃爾指出,中國在柬埔寨的投資還在持續與擴大。他說:「我們說的是超越其他任何人的訂單規模。他們正在憑藉龐大的數量與規模,擠出其他投資者。」

 

雖然中國目前的投資重點是在西哈努克市,但不可因此而忽略了它對柬國的整體投資。舉例來說,中國到達柬埔寨的遊客居於全球之冠,今年的頭七個月內,共有六十三萬五千人到訪,是到訪總人數的五分之一。柬國希望到二零二零年,每年能有兩百萬中國遊客到訪。

 

中國在二零一二年至一六年對柬投資為四十億美元,是美國的三十倍。去年的對柬投資為兩億六千五百萬美元,是日本的兩倍,美國的四倍。柬國的全國電力幾乎都由中國水壩供電,三分之一的外銷成衣廠是中資。不過,柬國的五十八億美元外債,其中半數是欠中國。

 

柬國也欠中國不少「政治債」。洪森政府早前逮捕反對黨救國黨領袖並解散該黨,為明年大選清除障礙,引起西方國家一致譴責,中國卻對柬埔寨採取行動維持國內秩序的做法表示支持。柬埔寨則投桃報李,在區域議題上支持中方,協助中國在東南亞擴大影響力。中國公司在柬國所擁有的特許,也讓它們控制了三分之一以上的柬國海岸線。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uan1)尾花 Iris 2018.4.4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川金峰會 (紐約時報2018.4.2)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美貿易戰

--川普向中國拉開貿易戰序幕: 叫罵示威。

-- 倫敦經濟學人雜誌冷眼看穿。

林中斌 2018.4.3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僥倖言中
五個月前戰況失利,五個月後情勢逆轉

●20171013日 《聯合報》名人堂 林中斌「王岐山十九大應會留任」
●20171026日中共十九大落幕
●20171028日《聯合報》:「前國防部長林中斌(10)命中率零林中斌曾預估,習近平最依重的王岐山應會留任….
(“中國新核心 調查局猜中一半 國安會狀況外?《聯合報》 20171028)
●2018
317日《中時電子報》: 「習近平全票連任國家主席王岐山當選副主席」

敬請賜教
林中斌 2018.3.17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北韓統一潛流逐漸浮現

當南北韓意外的開始正面互動時,全世界都熱鬧的反應時,北京卻出奇的安靜。
當時在下私下與朋友表示: 北京應已知曉南北韓將接觸。文在寅訪中時已告訴習近平與北韓互動之苗頭;而北韓雖表面慍中,私下應已照會北京與南韓接觸之苗頭。
兩三年前有山東某蘇姓?教授公開建議習: 應樂見南北韓統一,否則自我矛盾。。因為南北韓統一與兩岸統一的道理相通。
--201410月底在首爾國際會議中有中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副研究員鹿音上校表示,中國希望看到同屬一國的、幸福的南北韓國民。(王崑義教授觀察2014.11.4旺報)
在下竊以為尚有其他考量。
兩韓若統一,則美國失去在東亞部署軍力之立場。1950625日北韓侵略南韓,引動美軍介入,以至於今。
也有人說:若南北韓統一,強勁的南韓經濟會被拖累,約有10年。那是根據東西德統一後的經驗。於是,統一後的韓國會更依賴中國,對北京有利。在下以為:這是短視的想法,不足為取。長遠對北京有利的做法應令韓國人樂於與中國為鄰。
以上淺見,敬請賜教。

林中斌 2018.3.27

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有可能閃電訪問大陸。日本電視台26日下午拍到抵達北京的北韓列車,這節列車與2011年金正日訪問大陸時搭乘的特別列車極為相似。金正恩此刻若訪北京,被認為是在5月「川金會」前,先與北京進行溝通。

而據丹東當地知情人士透露,金正恩昨下午56點從丹東入境北京,昨丹東火車站及鴨綠江大橋戒備,緊鄰鴨綠江畔的中聯大酒店全部遭到管制,所有入住的旅客全部被清空,飯店緊鄰江邊一側的房間窗戶全部緊閉;金正恩已抵達北京。

以北韓新聞為主的電子媒體《Daily NK Japan26日晚報導,北韓與大陸邊境的丹東被察覺有不尋常動態,丹東車站設置巨大的隔板牆,讓人感受警備森嚴的氣氛,當地人傳說,「北韓黨委員長金正恩來了?」,難道是北京的「特別列車」抵達了嗎?

25日的上午和下午,當地的大陸公安局在車站周邊進行了波紋狀路障的開關演習,到了下午10點還封閉了車站,以及北韓與大陸連接的鴨綠江大橋(道路、鐵路併用橋)。

當地消息人士指出,「從晚間10點起,丹東站就完全關閉,約在20分至40分之間,由21節車廂組成的列車朝瀋陽方向駛去」。

就在這4天前,有人看到似北韓人民軍所屬的船隻在鴨綠江大橋周邊待機。當地消息人士表示,「2011年當時的金正日總書記搭乘的列車經過丹東站時,北韓軍隊也在鴨綠江大橋附近監視。這次的氣氛與當時非常相似。」

金正日2011年訪問大陸8天,便是搭乘火車走從北京出發,經瀋陽、丹東再返回北韓的路線。當時丹東站也是完全封閉,且在鴨綠江大橋周邊也部署了公安和邊防警備隊。

有丹東的市民對這次的情形表示,「聽說因為有北韓高官來,故加強國境的管制」、「25日晚間10點起,警戒更加升級」。至於高官是誰並不清楚,但從北韓出發的特別列車在嚴峻的警戒態勢下的深夜通過,應該是最高層級的高官吧。

在北京也感受到緊張的氣氛。北京的消息人士指出,1周前大陸外交部與駐北京的北韓大使館相關人士舉行罕見的全體會議等,是值得關注的動作。消息人士指,「談的是和以往不同的事,不久之後,應會傳中朝關係改善等好消息。」

如果金正恩訪問大陸的話,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談的可能性相當高。

 

林中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